建業股息(建設股息)

所謂『建業股息』又稱『建設股息』,依據公司法第234條乃股份有限公司於開始營業前,在一定條件下,經主管機關許可,將股息分派於股東之法源。其立法理由,公司在開始營業前,原則上不得分派股息。惟例外為鼓勵大企業之設立與經營,對於非長期籌備無法完成之礦業、大工廠、鐵路、運河及水電等之經營,皆與國計民生有關。若於長期間內,無分派股息之機會,則人人將裹足不肯投資,致影響股東之招募,故有建設股息制度之規定。依本法之規定,可得其要件有三:
一、公司依其業務之性質,自設立登記後,如需二年以上之準備,始能開始營業者;
二、經主管機關之許可;
三、得依章程之規定,於開始營業前分派股息於股東。
可參公司法第234條:

公司依其業務之性質,自設立登記後,如需二年以上之準備,始能開始營業者,經主管機關之許可,得依章程之規定,於開始營業前分派股息。
前項分派股息之金額,應以預付股息列入資產負債表之股東權益項下,公司開始營業後,每屆分派股息及紅利超過實收資本額百分之六時,應以其超過之金額扣抵沖銷之。

若依據公司法第232條,公司要分派紅立及股息必須要
一、先繳納稅捐
二、彌補虧損
三、提出法定盈餘公積
可參公司法第232條:

公司非彌補虧損及依本法規定提出法定盈餘公積後,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
公司無盈餘時,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
公司負責人違反第一項或前項規定分派股息及紅利時,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六萬元以下罰金。

而最著名的案例就是台灣高鐵的訴訟案,從台灣士林地方法院 98 年度金字第 6 號民事判決、台灣高等法院 99 年度金上字第 3 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 100 年度台上字第665 號判決。而在100/05最高法院宣判時,立刻成為100 年司法特考司法官第一試考題 ,考題如下:

1 快捷股份有限公司係為經營輕軌鐵路而設立之公司,需進行鋪設鐵道等開業準備工程,始能開始營業。因工資及建材價格上揚等因素,設立後第三年,A 公司原始資金及其他融資手段皆已用盡,但尚須繼續投注資金,進行二年之工程建設,始能開始營業,預估開始營業後三年可開始獲利產生盈餘。為解決當前面臨之資金短缺困境,A 公司擬變更章程,增列發行固定股息年率 6% ,連續發放 5 年之建設股息特別股規定。但此特別股之發行將無法獲得主管機關許可,其理由為何?
(A)發行建設股息特別股違反不得連續發放三年之規定
(B)此種特別股之發行對持有普通股之股東不公平,違反股東平等原則
(C)公司尚得以發行公司債等方式籌措資金,違反建設股息特別股應為最後手段之原則
(D)違反建設股息僅得於開始營業前分派之要件

茲附上最高法院判決:

【裁判字號】 100,台上,665
【裁判日期】 1000428
【裁判案由】 給付特別股股息
【裁判全文】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六六五號
上 訴 人 台灣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歐OO
訴訟代理人 黃OO律師
被 上訴 人 財團法人中技社
法定代理人 潘OO
訴訟代理人 賴OO律師
蔡OO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特別股股息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台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九十九年度金上字第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公司為籌措興建台灣南北高速鐵路之資金,於民國九十四年九月間辦理九十四年第二次私募發行丙種記名式可轉換特別股」(以下稱「丙(九)種特別股」),每股發行價格新台幣(下同)九點三元,股息為前二年年利率百分之九點五,後二年年利率為0,依發行價格計算,於每年股東常會承認財務報表後,依公司章程第七條之二及第三十六條規定,由董事會每年訂定基準日支付前一年度應發放之股息,各年度股息按當年度實際發行日數計算發放。就上開發行前二年之特別股股息,因發行當時上訴人公司仍屬興建期,「丙(九)種特別股」係依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規定,經經濟部核准於公司章程訂定特別股條款後發行,上訴人公司於開始營業前,不論盈虧均得分派「丙(九)種特別股」之股息,於公司開始營業後,始回歸依公司法第二百三十二條股息分派原則之規定辦理。伊依上訴人公司提供之九十四年九月二十七日05台高法發字第03934 號函文內容判斷「丙(九)種特別股」前二年之特別股股息發放期間均在九十八年七月上訴人公司開始營業之前,應可獲取適當之特別股股息報酬,旋於九十四年九月三十日將認購股款二十九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四千元,匯入上訴人公司指定之台北富邦商業銀行帳戶,完成認購程序。上訴人公司先後於九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及九十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分別發放九十四年度及九十五年度之「丙(九)種特別股」股息合計三億五千七百六十一萬五千七百二十四元予伊。伊於九十七年九月間與上訴人公司接洽有關「丙(九)種特別股」九十六年度股息(即九十六年一月一日至九十六年九月二十九日)之支付事宜時,上訴人公司竟以該公司已於九十六年度全線通車營運,九十七年度將不發放九十六年度之特別股股息,累積至上訴人公司有盈餘之年度再予發放。上訴人之行為,屬於違約行為,伊得依上開認股章程及辦法規定,請求給付九十六年度之特別股股息等情,先位聲明:求為命上訴人給付二億一千二百三十八萬三千一百三十六元,及加計自九十八年一月一日起之法定遲延利息知判決。又上訴人公司為台灣南北高速鐵路之興建、營運廠商,自對該公司何時開始營業知之甚悉,若上訴人公司主張其於台北站至高雄(左營站)全線通車即屬開始營業,則上訴人公司應於依證券交易法第四十三條之六至八規定為私募時,充分將該資訊告知可能應募之投資人,俾利投資人作投資決策。然上訴人公司曾於九十四年九月八日之董事會決議將原訂九十四年十月三十一日通車營運目標日調整為九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該通車營運目標日係在「丙(九)種特別股」之前兩年付息期間,上訴人公司明知依該公司認定全線通車即開始營業,並將停止分派特別股股息,竟未將該訊息充分載明於風險預告書,亦未以任何方式告知伊,更於九十四年九月二十七日以05台高法發字第03934 號函提供伊與上開認定不一致之資訊,誘騙伊出資認購「丙(九)種特別股」,致伊基於錯誤資訊為認股,自得
就上訴人公司違反證券交易法等行為所造成之損害,依證券交易法第二十條第一項「有價證券之募集、發行、私募或買賣,不得有虛偽、詐欺或其他足致他人誤信之行為」,及同條第三項「違反第一項規定者,對於該有價證券之善意取得人或出賣人因而所受之損害,應負賠償責任」之規定,請求損害賠償。且若伊知悉可能無法順利如期取得九十六年度之特別股股息,即無法順利說服董事會認購,伊所受之損害,應為參與認購之全部資金自給付予上訴人公司之日起,至上訴人公司返還上開認購金額之日止之法定遲延利息。若計算至九十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共計一千五百五十三日,初估利息應為六億三千八百二十一萬七千九百零一元,扣除伊已取得九十四年度及九十五年度之特別股股息共計三億五千七百六十一萬五千七百二十四元,為二億八千零六十萬二千一百七十七元等情,備位聲明:求為命上訴人給付二億一千二百三十八萬三千一百三十六元,及加計自九十八年一月一日起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原審為被上訴人先位聲明勝訴之判決,備位聲明不予審究。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聲明不服)。
上訴人則以: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第一項規定之「開始營業」,應以實際營運開始之日為準,而非以「預估」日期為開始營業之始期,否則所有商業會計及稅務準則將毫無適用之餘地。九十五年間伊因尚未載客而無營運收入,九十六年一月五日伊於高鐵南北全線當中之部分車站即板橋、桃園、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左營)等車站開始販售車票提供載客服務,同年三月五日台北站加入營運迄十二月底共有一百三十五億二百七十八萬八千元之營收,此有經會計師簽證並經全體股東承認之損益表可憑。伊於九十六年一月五日開始營業乃法律上之事實,關於股息股利之發放,應回歸公司法第二百三十二條之規定,不得依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發放建設股息,否則公司負責人將有觸犯公司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三項規定之虞。又證券交易法第二十條所指虛偽、詐欺、隱匿之行為,係屬故意之行為,並不包括過失。伊發行「丙(九)種特別股」採私募發行,無證券交易法第二十條第二項所規定應行申報或公告之事項,自無所謂隱匿之情事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審理結果,以:按「公司非彌補虧損及依本法規定提出法定盈餘公積後,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公司無盈餘時,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但法定盈餘公積已超過實收資本額百分之五十時,得以其超過部分派充股息及紅利。公司負責人違反第一項或前項規定分派股息及紅利時,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六萬元以下罰金」、「公司依其業務之性質,自設立登記後,如需二年以上之準備,始能開始營業者,經主管機關之許可,得依章程之規定,於開始營業前分派股息。前項分派股息之金額,應以預付股息列入資產負債表之股東權益項下,公司開始營業後,每屆分派股息及紅利超過實收資本額百分之六時,應以其超過之金額扣抵沖銷之」,公司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二百三十四條分別定有明文。是依公司法規定,公司開始營業後,應先彌補虧損及提列法定盈餘公積,始得分派股息紅利。惟如鋼鐵、造船等事業之經營,需較長之創業期間,始能開始營業,且需鉅額資金,而依公司法第二百三十二條規定,在創業期間尚未營業,並無盈餘分派給股東,如固守上開規定,將使投資大眾裹足不前,為引起投資人興趣俾公司易於募集資金,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例外規定建業股息。卷查,經濟部依交通部九十一年九月十二日交會(一)字第09100088381 號函,於九十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以經商字第09100514570 號函核准上訴人公司於公司章程訂定特別股條款。上訴人公司據以辦理「丙(九)種特別股」私募,觀其發行及轉換辦法、風險預告書第三條之內容,堪認「丙(九)種特別股」股息之發放,其性質為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所規定
之建業股息。次查,本件上訴人公司依上開規定發行「丙(九)種特別股」私募資金,被上訴人為認購,其法律性質應屬契約之一種,即兩造以被上訴人成為上訴人公司「丙(九)種特別股」股東為目的之契約,由上訴人公司提出辦理「丙(九)種特別股
」發行及轉換辦法、認股章程、風險預告書等資料,向符合證券交易法第四十三條之六所規定條件之特定人為認股之要約,上開資料之內容為上訴人公司單方面決定,即上開認股章程、發行及轉換辦法、風險預告書,均屬附從契約。而被上訴人之認購行為屬承諾,兩造間之認股契約成立後,認股人即被上訴人即有繳納股款之義務,上訴人公司則須依契約履行給付股息等義務,其理自明。經查,被上訴人於九十四年九月三十日向上訴人公司認購三億二千二百五十八萬股,每股九點三元,總計股金二十九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四千元。依發行及轉換辦法第八條規定「本特別股股息前二年年利率百分之九點五」計算,被上訴人自認購「丙(九)種特別股」起之前二年度(即九十四年九月三十日起至九十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止),每年度應可取得特別股股息二億八千四百九十九萬九千四百三十元,合計二年為五億六千九百九十九萬八千八百六十元。扣除被上訴人已取得之三億五千七百六十一萬五千七百二十四元,其向上訴人公司請求尚未發放之九十六年度特別股股息二億一千二百三十八萬三千一百三十六元,自非無據。次查,被上訴人於認購「丙(九)種特別股」前,已詢問上訴人公司有關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所規定「開始營業」即風險預告書第三條之相關資訊,上訴人公司於九十四年九月二十七日
以 05台高法發字第03934號函回覆,其內容引述經濟部、交通部上開函文,並強調依經濟部函釋,上訴人公司將於開始營業前依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規定發放「丙(九)種特別股」股息,並無適法疑義。顯見上訴人公司之真意,係以經濟部所檢附之交通
部函釋所指九十八年七月完成各車站工程後,全線通車開始營業作為開始營業日。雖該「九十八年七月」係預估日期,有不確定性,惟解釋意思表示,應探求當事人之真意,不得拘泥於所用之辭句;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民法第九十八條、第一百四十八條分別定有明文。兩造之真意並非以該日期作為區分點,而在究係以「高鐵主線通車營運」為「開始營業日」,抑或「完成苗栗、彰化、雲林等車站工程後,全線通車開始營業」作為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條所規定「開始營業日」之認定。上訴人公司上開九十四年九月二十七日 05台高法發字第03934號函引用經濟部、交通部函文回覆被上訴人,該函亦屬兩造認購特別股契約內容之一部分,亦即上訴人公司以「完成苗栗、彰化、雲林等各車站工程後」,為風險預告書第三條「開始營業」之時間點,堪認其有認同「完成苗栗、彰化、雲林等車站工程後,全線通車為開始營業」之意。復查,參以上訴人公司另於九十四年九月三十日以 05台高法發字第03993號函,向訴外人財團法人中華航空事業發展基金會強調「有關本公司開始營業之時點,依經濟部九十四年四月二十日經商字第09400537490 號函所附交通部九十四年四月十九日交路(一)字第0940003842號函釋略以:『本部預估該公司將於九十八年七月完成各車站工程後,全線通車開始營業』等語。揆諸前開函釋意旨,本公司於高鐵各車站工程竣工前均屬處於興建期,即未開始營業,自得依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規定發放建設股息。…本公司丙(九)種特別股之發行期間四年,股息前二年年利率百分之九點五,後二年年利率為0,預計於九十四年十月間發行。由於丙(九)種特別股之股息將於九十五年及九十六年發放,屆時仍屬高鐵興建期,從而,本公司將依該特別股之發行及轉換辦法發放丙(九)種特別股股息」乙情,益徵上訴人公司於私募「丙(九)種特別股」時,已具體向被上訴人陳明所指之「開始營業日」為「苗栗、彰化、雲林等高鐵各車站工程竣工完成前」。準此,上訴人公司於九十六年間未完成苗栗、彰化、雲林等車站之興建,被上訴人依兩造間認股契約之約定,請求上訴人公司於苗栗、彰化、雲林等車站工程完成前,給付九十六年度之特別股股息,洵屬有據。上訴人公司抗辯其九十六年一月五日於高鐵南北全線當中之部分車站即板橋、桃園、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左營)車站開始販售車票提供載客服務,同年三月五日台北站加入營運,實際上開始營業云云,委無足取。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上訴人公司之章程、丙(九)種特別股之認股章程、發行及轉換辦法、風險預告書等兩造間之認股契約約定,請求上訴人給付「丙(九)種特別股」九十六年度(即九十六年一月一日起至九十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止)股息二億一千二百三十八萬三千一百三十六元,及自九十八年一月一日起之法定遲延利息,洵屬有據,應予准許(被上訴人之先位聲明既為有理由,自無庸就其備位聲明再行審酌,併此敘明),並說明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對判決不生影響,不予逐一審酌,爰將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判決之部分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之上訴,於法核無違誤。末查,本件係請求股息,無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二項之適用。又原審依經濟部九十四年四月二十日經商字第09400537490 號函所附交通部九十四年四月十九日交路(一)字第0940003842號函釋略以:『本部預估該公司將於九十八年七月完成各車站工程後,全線通車開始營業』等語,且參酌上訴
人公司另於九十四年九月三十日以 05台高法發字第03993號函,向訴外人財團法人中華航空事業發展基金會強調「有關本公司開始營業之時點,依經濟部九十四年四月二十日經商字第09400537490號函所附交通部九十四年四月十九日交路(一)字第0940003842 號函釋略以:『本部預估該公司將於九十八年七月完成各車站工程後,全線通車開始營業』等語。揆諸前開函釋意旨,本公司於高鐵各車站工程竣工前均屬處於興建期,即未開始營業,自得依公司法第二百三十四條規定發放建設股息云云,認定上訴人公司於私募「丙(九)種特別股」時,已具體向被上訴人陳明所指之「開始營業日」為「苗栗、彰化、雲林等高鐵各車站工程竣工完成前」,此與目前上訴人已實際營運者不同,併予敘明。上訴論旨,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四 月 二十八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劉OO
法官 許 OO
法官 黃 OO
法官 魏 OO
法官 阮 OO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五 月 十 日

One thought on “建業股息(建設股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