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寶網」獵殺行動,多方攻擊!

暨上篇「淘寶網」獵殺行動,開始!後,今天又看到了財政部新聞稿,我把它定名成【「淘寶網」獵殺行動,多方攻擊!】

淘寶追殺第二波開始了:
跨國網路交易(淘寶網)啟動查核,防杜「化整為零」、「高價低報」,臺北關呼籲進口人儘速自動補報補繳稅款,以免受罰(102/09/11新聞稿),擷圖如下:

1.也就是上波國稅局主動通知淘寶買家補繳營業稅之事,又多祭出了「海關緝私條例」,也等於多了一個查緝單位!按照條例內容,可處罰所漏進口稅額二倍至五倍之罰鍰,或沒入或併沒入其貨物,條文如下:

第 37 條
報運貨物進口而有下列情事之一者,得視情節輕重,處以所漏進口稅額二倍至五倍之罰鍰,或沒入或併沒入其貨物:
一、虛報所運貨物之名稱、數量或重量。
二、虛報所運貨物之品質、價值或規格。
三、繳驗偽造、變造或不實之發票或憑證。
四、其他違法行為。
報運貨物出口,有前項各款情事之一者,處一百萬元以下之罰鍰,並得沒入其貨物。
有前二項情事之一而涉及逃避管制者,依前條第一項及第三項論處。
沖退進口原料稅捐之加工外銷貨物,報運出口而有第一項所列各款情事之一者,處以溢額沖退稅額二倍至五倍之罰鍰,並得沒入其貨物。

2.雖於昨天舉辦【財政部、臺灣大學合辦「稅務行政救濟研討會」,場面熱絡,圓滿成功】 ,其中一議題為:「論私運、虛報貨物進出口裁罰案件之主觀歸責要件—兼論最高行政法院100年度8月份第2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其中演講者林律師認為:最高行政法院該決議,以司法行政命令擴張行政罰法第7條第2項推定故意、過失之範圍,似有違法律保留原則(參最高行政法院94判527)及不利禁止類推原則而有違行政罰法定主義。對出口商之故意、過失致有偸漏關稅、規避管制,而進口商不知情,但有違反檢查等注意義務時,宜修法增訂行為罰,殊不宜遽以漏稅罰裁處!

但當裁罰出現時,一般人哪懂得行政救濟啊!就算申復、訴願,最後到了行政訴訟,又是強制律師代理,即使打贏了,所取消的罰金夠付律師費嗎?

以下為最高行政法院 100 年度 8 月份第 2 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內容:

最高行政法院 100 年度 8 月份第 2 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 100 年 08 月 23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司法周刊 第 1567 期 4 版
司法院公報 第 53 卷 12 期 81-82 頁
相關法條:
民法 第 224 條 ( 99.05.26 )
行政罰法 第 7 條 ( 94.02.05 )
決  議:
採丙說。
民法第 224 條本文規定:「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者,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乃民法自己行為責任原則之例外規定。債務人使用代理人或使用人,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使用代理人或使用人之利益,亦應負擔代理人或使用人在為其履行債務過程所致之不利益,對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故意或過失之責任。人民參與行政程序,就行政法上義務之履行,類於私法上債務關係之履行。人民由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使用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利益,亦應負擔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參與行政程序行為所致之不利益。是以行政罰法施行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人,如係由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因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或過失致違反行政法上義務,於行政罰法施行前裁處者,應類推適用民法第 224 條本文規定,該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人應負同一故意或過失責任。惟行政罰法施行後(包括行政罰法施行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於施行後始裁處之情形),同法第 7 條第 2 項:「法人、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之非法人團體、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其他組織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者,其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或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推定為該等組織之故意、過失。」法人等組織就其機關(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之故意、過失,僅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人民就其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所負之責任,已不應超過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否則有失均衡。再法人等組織就其內部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此等組織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為法人等組織參與行政程序,係以法人等組織之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地位為之。此際,法人等組織就彼等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則除行政罰法第 7 條第 2 項情形外,人民以第三人為使用人或委任其為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具有類似性,應類推適用行政罰法第 7 條第 2 項規定,即人民就該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

法律問題:民法第 224 條之規定是否得類推適用於公法上違規行為故意、過失之認定?
甲說(肯定說):

  • 按「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者,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為民法第 224 條前段所明定。基於同一法理,應負行政法上義務之人就其代理人或使用人為其履行行政法上義務時,所發生之故意或過失,亦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而應受行政罰。

乙說(否定說):

  • 民法上債務履行之本質,究與公法上違規行為之處罰有所不同。私法關係上,為保護交易安全,乃使債務人就其履行輔助人之故意或過失,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而不容其舉證證明選任及監督無過失,以免除責任;然公法上違規行為之故意、過失縱使可以推定,亦無不容當事人舉證推翻之理,自難將民法第 224 條
    之法理類推適用於公法上違規行為故意、過失之認定。

丙說(折衷說):

  • 民法第 224 條本文規定:「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者,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乃民法自己行為責任原則之例外規定。債務人使用代理人或使用人,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使用代理人或使用人之利益,亦應負擔代理人或使用人在為其履行債務過程所致之不利益,對債務人之
    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故意或過失之責任。人民參與行政程序,就行政法上義務之履行,類於私法上債務關係之履行。人民由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使用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利益,亦應負擔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參與行政程序行為所致之不利益。是以行政罰法施行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人,如係由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因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或過失致違反行政法上義務,於行政罰法施行前裁處者,應類推適用民法第 224 條本文規定,該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人應負同一故意或過失責任。惟行政罰法施行後(包括行政罰法施行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於施行後始裁處之情形),同法第 7 條第 2 項:「法人、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之非法人團體、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其他組織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者,其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或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推定為該等組織之故意、過失。」法人等組織就其機關(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之故意、過失,僅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人民就其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所負之責任,已不應超過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否則有失均衡。再法人等組織就其內部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此等組織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為法人等組織參與行政程序,係以法人等組織之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地位為之。此際,法人等組織就彼等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則除行政罰法第 7 條第 2 項情形外,人民以第三人為使用人或委任其為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具有類似性,應類推適用行政罰法第 7 條第 2 項規定,即人民就該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

決 議:採丙說。

3.按照102年8月全國賦稅收入初步統計
a.)8月實徵淨額912億元,較上年同月減少84億元(-8.4%)。
b.)累計數:累計1至8月實徵淨額1兆2,204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131億元
(-1.1%)。

擷圖如下:

【結語】
若在稅收不足情況下,政府一味地找小老百姓開刀,似乎有拍蒼蠅,不敢打老虎之嫌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