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犁記」將會是餿水油事件最大的受害者!

【前言】
這是一位知名網友貼的新聞連結(103/09/11):台北犁記退費破1500萬 餿油餅發票僅1張
於是,我回應於下:

果不其然,於103/09/12又有一則新聞出現,台北犁記退費三千萬-停業-個月-李鵠今日重新營業-損失上千萬擬向強冠求償,一天增加1500萬。好吧!若以3000萬為基數,並配上下方新聞圖片的「我不管老伯的1200元」,那估計退費人數約2萬人

以上均為報載的消息,當到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時,再配以商譽受損,營業費用損失,夯不啷當就估個4000萬吧!

【本文開始】
我知道每件事件開始,總有一些高明人士在背後下指導棋,但對方就沒有嗎?當我看到這份資料時,我知道台北犁記可能會是最大的輸家。


【圖片來源】台北犁記官網
【新聞來源】台北市法務局

我再重申最重要的這一句!

該店其他未經衛生福利部公告之產品是否退費及退費的標準則由企業經營者決定。

於是台北犁記能提出的實際損失大概就是那張四三○元金額的發票是用到餿水油的「芝麻肉餅」,再加上佛晨的進貨資料,對照李鵠進貨價格,約18萬7千元!其他的3900多萬只能是算他維護商譽的損失了喔!那麼我們到底能不能承認商譽受損呢?



圖片擷取:【更新】芝麻肉餅中招 台北犁記:傷心停賣

「商譽」:簡單的說就是「商人的形象」,如同「自然人的名譽」。因此,商譽在法律上是屬「人格權」的一種,

第 18 條		
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
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慰撫金。

第 195 條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以金額賠償之請求權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前二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

而以最高法院的見解,竟還有有肯定說與否定說:

一、肯定說-

1. 最高法院99台上字210號判決

「致被上訴人之商譽及信用遭受重大損害,僅登報道歉尚不足以回復其名譽及信用。」

2. 最高法院90台上字2026號判決

「登報道歉之處分,尚不足回復其商譽之損害,而依必治妥公司之請求,再命端強公司賠償,與本院六十二年台上字第二八○六號判例,所指公司之名譽遭受損害,登報道歉已足回復其名譽之情形有殊。端強公司執以指摘原判決此部分為不當,尚無可取。」

二、 否定說-最高法院100台上字1420號

「公司係依法組織之法人,其名譽遭受損害,無精神上痛苦之可言,登報道歉已足回復其名譽,自無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項規定請求精神慰藉金之餘地。」

94台上字825號、92台上字1098號亦採相同見解。

 

 

因此,台北犁記若用將3900多列為營業損失與捍衛商譽,那將會拿到一點點的錢,但訴訟可能快一點;反之,若採筆筆要求認列虧損的話,那麼就很好玩了,大概十年吧!聽過亞力山大的團體訴訟吧!當然他不能跟團體訴訟畫上等號,但他只要一位律師搭一位會計師,再採分批成本法,盯住所有產出成本,這種只用記帳士的商號,將完全趴在地上,任由宰割!所以,我認為台北犁記會是輸家!而且,是這場風暴最無辜的大輸家!不要問我消費者是贏還是輸,在我國,消費者是永遠的輸家!

【後記】

李鵠大當家 泣談96小時餿油風暴始末,看著這篇文章,我很納悶,新油進來不會交叉測試嗎?只聽盤商的話就持續進貨,有點不合常理。我一向不信任盤商的話,也許從年輕就被一些上市公司騙了,更何況餐飲的中盤商!但我說過,很多堅持良心的人都趴在地上,反而是昧著良心的人能獲利,這就是現實!很無奈,也很可悲!

【延伸閱讀】


「踢假球」?!政府對黑心食品業者先開鍘、後縱放,善後「慘敗」!

【後續追蹤】(2014/09/16)

台北犁記12萬染餿餅木柵焚化廠銷毀,目前退費金額逼近4000萬元,憑芝麻肉餅發票退費也僅4張。退貨餅有500多箱、11萬9000多顆餅,另外第一天店家已自行銷毀543公斤退貨餅,要怎麼湊出4000萬的退貨金額?

反觀,進貨油量是台北犁記1/3的阿根,「無言問蒼天」誤用全統油 阿根哽咽致歉,台中市知名連鎖早餐店阿根早點也難逃餿水油風波,台中市衛生局查出,阿根早點從3月到8月,進了68桶全統問題豬油,其中58桶已經做成12萬個蛋餅。全身而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