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商標戰將

幫別人寫異議案,其實是沒什麼壓力的,但還是會有得失心,但若是自己的案件,那種勞心勞力是外人無法體會的!

今天在查一件商標案,看到了一間很眼熟的公司,順手就做了一下筆記,才發覺有三間公司都很厲害,之所以稱他們厲害,倒不是官司輸贏,而是一件商標異議往返大概就一年半了,再加訴願,高等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二審二級制。等結果出來,大概就天荒地老了!而這三家公司除了捉對撕殺外,更各自挑戰別人或接受挑戰,且都是打到最高行政法院,除了心臟要強外,耐性也要足夠,雖是互有勝負,但無損我心中的地位。所以,我把他們當做心目中的商標戰將。當然曾跟我對打的德商也是狠角色,但我們只玩到異議結束,他連訴願都不打,害我好傷心!



從上面三張表格,我們可以知道,商標勝負是很難預料的,像黑松對上真口味(88,判,602),被真口味在最高行政法院為之逆轉─再訴願決定、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所以不要看到別人寄來的存證信函或智財局寄來的通知書就軟腳,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放棄,若有問題可以到我們的粉絲牆留言或私訊談談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